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可能食,病名字为何?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

《本草衍义补遗?素问》评热病论篇第三十三《神农业成本草经?素问》评热病论篇第三十三
评热病论篇第三十三
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可能食,病名称为什么?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帝曰:愿闻其

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可能食,病名叫何?

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血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可能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毕生,虽愈必死也。

《开宝本草?素问》评热病论篇第三十三

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啥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从之则厥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

评热病论篇第三十三

帝曰:愿闻其说。

帝曰:劳风为病何如?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瞑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救俯仰。巨阳引精者二十二日,知命之年者二十三日,不精者31日,咳出金色涕,其状如脓,大如弹丸,从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则伤肺,伤肺则死也。

轩辕氏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无法食,病名称为什么?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血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无法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毕生,虽愈必死也。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什么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从之则厥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帝曰:劳风为病何如?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冥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救俯仰。巨阳引精者二十五日,知命之年者19日,不精者二十日。咳出灰绿涕,其状如脓,大如弹丸,从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则伤肺,伤肺则死也。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浮然壅,害于言,可刺否?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10日其气必至。帝曰:其至何如?岐伯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入手热,游痛症苦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鸣,身重难以行,月事不来,烦而不可能食,不能够正偃,正偃则咳,病名曰八字,论在《刺法》中。
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血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无法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咳甚,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帝曰:何以言?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若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清澈的凉水也。诸水病人,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鸣也,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不能够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足下通,故月事不来也。帝曰:善!

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血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可能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毕生,虽愈必死也。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胕庞然,壅害于言,可刺不?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10日其气必至。帝曰:其至何如?岐伯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出,手热、吐血、苦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呜、身重难以行,月事不来,烦而不能够食,不可能正偃,正偃则咳,病名曰八字,论在刺法中。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啥病?

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阴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无法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咳甚,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

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

帝曰:何以言?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苦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干净的水也。诸水伤者,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呜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不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足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帝曰:愿卒闻之。

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从之则厥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

帝曰:劳风为病何如?

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冥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以救俛仰。巨阳引。精者二18日,知命之年者16日,不精者三日,咳出绿蓝涕,其状如脓,大如弹丸,从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则伤肺,伤肺则死也。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胕然壅,害于言,可刺不?

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31日其气必至。

帝曰:其至何如?

岐伯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出,手热,风肿苦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鸣,身重难以行,月事不来,烦而无法食,无法正偃,正偃则欬,病名曰八字,论在《刺法》中。

帝曰:愿闻其说。

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血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不能够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咳甚,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

帝曰:何以言?

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苦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干净的水也。诸水病人,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鸣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不能够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足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帝曰:善。

古典艺术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申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