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性心肌炎的西医发病机理与中医学玄府理论的“玄府-细胞间隙”假说,在结构及功能上存在着异曲同工之处。

玄府是中医藏象理论中的微观结构,无处不在,无物不有,而脑作为“奇恒之腑”“元神之府”,人神之所居,人身之大主,通过玄府气液流通、血气渗透,构成了丰富的人体“神机化”。基于临证观察,“脑之玄府-血脑屏障”具有一定相关性,潜心研究玄府在脑病中的致病病机及从风论治的临床运用。

“玄府” 是中医学的特有概念。 一些临床学者 运用玄府理论诊疗疾病常获良效
[1-2] 。 但是, 目前该 理论的系统整理较少, 其生物学内涵实质及临床价
值仍有待进一步挖掘。 本文对玄府的概念、 生理功 能、 开阖异常及其治法、
方药和临床应用的相关研究 做一评述, 以期为今后更好地运用于临床提供理论
支撑。玄府概念1. 玄府概念的起源与发展 “玄府”首载于 《黄帝内经》
(以下简称 《内经》 ) [3] , “所谓玄府者, 汗空也” ,
“上焦不通利……玄府不通, 卫气不得泄 越, 故外热” 。 意为具有聚集汗液、
泄越卫气作用的 “汗孔” 。 金代刘完素扩展了玄府的概念, “然皮肤 之汗孔者,
谓泄气液之孔窍也, 一名气门……然玄府者, 无物不有, 人之脏腑、 皮毛、
肌肉、 筋膜、 骨髓、 爪牙, 至于世之万物, 尽皆有之, 乃气出入升降之
道路门户也” [4] 。 将其释为分布于周身各脏腑、 组织
甚至是骨髓等精细之处的、 更为细微的结构。 现今, “玄府为分布于全身的
‘窍’ ‘道’ 结构” 的说法被多 数人认可。 王明杰等 [5-7] 提出
“玄府应是经络系统中 最小的孙络的进一步分化” 的观点, 强调玄府是 “孔 窍”
, 亦包括孔窍之间纵横交错的联系渠道。 王永 炎、
常富业等认为五脏六腑皆有玄府, 同时提出玄府 的内涵实质是 “孔隙-道-道路”
, 三焦、 腠理、 玄府是 一个由大到小的水液灌注通道 [8-10] 。 清代、
现代的多 位学者、 医家对玄府概念还有其他的理解, 认为玄府 “几似腠理”
[11] ; 细络 [12] 、 鼻 [13] 等亦为玄府; “鬼门、 魄门、 汗孔”
可统称为 “外玄府” [14] , 可看作是对玄府 概念的进一步延伸。2.
玄府生物学基础研究 现今学者对 “玄府” 实质的探索,
多从机体宏观或微观结构与玄府自身 “分布广、 结构微、 流通气液”
等特性的相似处切 入。 其中, 基础研究以 “离子通道” 和 “细胞间隙” 为 主。
部分人还认为玄府与人体内脏某些特殊细胞结 构相似。2.1
玄府类同于离子通道与细胞间隙 郑国庆 等 [15] 认为,
离子通道存在的普遍性、 结构的微观性、 进行离子交换的功能、
信息交流的特征以及通道开 放和关闭的特性与玄府的生理特性十分相似。 张天
娥等 [16] 认为, 水通道蛋白可能是 “玄府” 的重要实质 之一。 胡建芳等
[17] 关于通腑醒神胶囊通腑法能调节
脑组织神经细胞膜上通道蛋白mRNA表达的发现,
推测玄府与通道蛋白存在共同实质内涵。 常富业 等 [18] 提出
“玄府-细胞间隙假说” , 认为由细胞间隙
中流通的细胞外液所介导的信息传递和代谢支持作 用,
与玄府通过流通气液来实现各脏腑组织器官的
正常生理代谢及彼此间的联系功能相似。2.2 类同于内脏某些特殊细胞结构
黄文强等 [19] 发现肝窦内皮细胞 (sinusoidal endothelial cell, SEC)
窗孔构成的肝筛结构与肝内玄府在多方面具有共 同内涵, 提出 “肝玄府”
及其与SEC窗孔结构可能相 关的假说。 韩世盛等 [20]
认为肾足细胞裂隙隔膜与玄 府存在高度相似性, 并通过临床验证了通玄及固玄
法治疗蛋白尿的有效性, 提出 “玄府-足细胞裂隙隔 膜” 假说。 此外, 汪辉
[21] 基于玄府是眼气血升降出入 之道路的理论, 提出
“眼玄府包含了眼部血液循环系 统、 房水循环系统、
从视网膜到视中枢的整个视路、 视神经节细胞轴索的轴浆流”
的观点。玄府生理功能《内经》指出玄府具有聚集汗液、 泄越卫气的作 用。
刘完素则谓玄府是 “气出入升降之道路门户” 。 现代学者通过整理,
归纳出玄府的生理功能主要为 流通气液、 渗灌气血、 运转神机等 [22] 。1.
流通气液 玄府是气液出入流通的通道。 玄 府在气液流通的过程中扮演着
“控制阀、 开阖枢” 的 角色 [10,23] , 并与经络、 腠理、 三焦、
脏腑等共同构成 运行机体精、 气、 血、 津、 液等的循环通道。 李其忠
[11] 则认为开口于体表皮肤的气门, 散存于脏腑之间的 三焦,
内外相贯遍及全身的腠理、 玄府构成了 “外- 中-内” 的网络管道系统,
在气液流通过程中有重要 作用。2. 渗灌气血 玄府具有双向渗灌气血的作用。
经脉中的气可通过玄府 “流溢于络脉” , 并通过络脉 玄府散布于脏腑肌腠之中。
同时, 玄府可汇聚散布在 脏腑腠理之中的气血渗入络脉。 这个过程体现了玄
府渗灌气血作用的双向性 [24] 。 玄府渗灌气血, 主要与 心主血脉有关。
心气虚则 “玄府疲惫” , 为饮为瘀; 玄府闭塞, 不能渗灌气血, 则脏腑失养
[25] 。3. 运转神机 神机的运转亦通过玄府实现。 “谓 人形精神,
与营卫气血津液, 出入流通” , 气血津液 是神机运转的基础 [26] 。
正是玄府内气液的升降出入 和气血的不断渗灌, 才使神机得以运转。
玄府开阖通 利正常, 神机才能运转有度。玄府异常致病的病因病机1. 病因
与许多疾病的致病因素相似, 玄府异 常可由外感六淫、 内伤七情、 饮食劳倦、
跌仆创伤、 正虚等多种因素引起, 致玄府开通过度的六淫病因 中, 阳邪为多
[27] 。 2. 病机 玄府闭密与开通太过是玄府异常致病 的主要病机。
玄府闭密可致气血津液神的流通异常, 我们认为, 湿郁、 痰凝、
血瘀等因素化热生火可加重 玄府的郁闭。 刘完素指出 “热气怫郁, 玄府闭密”
致 “气液、 血脉、 荣卫、 精神不能升降出入” , 则 “目无 所见、 耳无所闻、
鼻不闻臭、 舌不知味、 筋痿骨痹、 齿 腐、 毛发堕落、 皮肤不仁、
肠不能渗泄” 。 现代学者亦 多从气病、 血病、 水病、 神病四端论述玄府病变
[7] 。 常 富业 [28] 则以 “郁、 淤、 瘀、 虚” 四字精辟概括了玄府异
常致病病机, 分别代表气机郁滞、 津液淤滞、 血液瘀 阻、 气津不足。
气机郁滞, 郁久蕴热、 化火、 酿毒, 则 热郁玄府、 火灼玄府、 毒滞玄府;
津液不行, 停而为 水、 生痰、 留饮, 则形成水淫玄府、 饮停玄府、 痰阻玄
府; 血液瘀阻, 渗灌障碍、 津血互化异常, 则气化乏力, 生血乏源;
气虚血亏津少, 则玄府空虚, 难以运 行。 玄府闭塞, 则神机运转不利,
机能减弱, 机体兴 奋不足。 另外, 玄府开阖有余, 通利无度, 必然导致血
中津液外渗增多, 酿生水邪或水浊, 导致水淫玄府、 瘀滞玄府,
自身调节作用因此降低, 开阖通利过度状 态持续加重, 形成恶性循环 [29]
。 更甚者, 还可能造成 气脱、 亡阴、 亡阳的局面。 神机出多而入少,
甚则出 而不入, 可出现神亢征象, 表现为精神兴奋、 烦躁易 怒、 失眠,
甚则出现惊、 狂、 乱等。玄府致病的治法、方药及临证应用治病求本,
解除其致病因素为治疗的主要思路。 玄府闭密者, 以开通玄府为主;
开通太过者, 或通过 修复其结构, 或解除病因以达到固玄目的。 “开玄 法” 与
“固玄法” 都不是绝对的, 二者配合, 才能有 效避免 “过” 与 “不及” 。1.
开玄法1.1 直接开玄法 直接开玄法主要包括 “汗法”和外治法,
以恢复玄府的开阖通利为目的。 凡形成 玄府郁闭、 气液壅塞不通的各种病证,
均可用 “汗 法” [30] 。 解表药不仅能开发肌表毛孔, 还能开通体内
脏腑组织的玄府, 发汗解表的机制即为开玄府 [31] 。 张 从正曰:
“圣人之刺热五十九刺, 为无药而设也。 皆 所以开玄府而逐邪气,
与汗同……亦有熏渍而为汗 者, 亦有导引而为汗者” [32] , 其认为针刺、
熏渍或导引 皆可为通利玄府的方法, 其作用类同于汗法。 针灸、 推拿、
按摩、 熏洗、 熨烙等外治法不仅能开发肌表汗 孔,
亦能透达贯穿全身脏腑经络、 玄府窍道, 使气血 津液流畅 [33-34] 。
在药物的选择上, 王明杰 [35] 将历代眼
科直接作用于玄府的药物归纳为芳香开窍药、 发散 升达药、 虫类通络药三类。
芳香开窍药物可用于开 窍醒神、 开玄祛湿。 发散升达药, 如辛味药质轻走
行, 受到历代研究玄府医家的重视, 刘完素即提倡以 辛味药 “开发郁结,
使气液宣通” 。 虫类药物攻冲走 窜, 能活血通络、 行气消滞,
可开通闭塞之玄府, 治疗 缠绵难愈疾病 [36] 。1.2 间接开玄法
间接开玄法是通过宣通气血 津液的运行而开通玄府的方法。 常富业等 [37]
根据病 因、 病机的不同, 将开通玄府治法分为九类, 其中理 气开玄法、
活血开玄法、 运水开玄法、 清热解毒开玄 法、 凉血开玄法、 攻下开玄法、
祛痰开玄法、 补虚开 玄法可视作间接开玄法。 作为眼科常用的间接开玄 药,
疏肝理气、 活血化瘀、 清热泻火、 利水渗湿、 化痰
除湿这五类药物对眼科以外的玄府闭塞的治疗亦有 参考价值。另外,
现代眼科学中的许多治疗手段, 如泪道的 冲洗和探通, 各类抗青光眼术,
及诸多解痉、 扩血 管、 抗炎、 缩瞳、 扩瞳、 减少渗出的药物作用终在一个
“通” 字, 也可看作是 “开玄” 之法 [38] 。2. 固玄法 历代医家、
学者对玄府不固及其治 法研究不多, 治疗以解除玄府开通太过之病因为主,
用药特点的研究方面尚存空白。 韩世盛等 [20] 基于 “肾 玄府” 假说,
认为肾足细胞损伤致足突融合产生蛋 白尿, 与肾玄府不利,
不能固护精微一致。 由此, 笔 者认为,
通过修复与玄府功能一致的细微解剖结构 或可固玄。 此外,
临证还可见以炙甘草汤治疗营阴内 损、 卫阳失固、 玄府开张之产后漏汗 [39]
, 以益气、 温 阳、 滋阴、 养血、 调和营卫等法辨证治疗阴阳失调、
玄府开阖失度之糖尿病多汗 [40] , 以益气清热燥湿、 坚
阴和血之法治疗脾虚湿胜、 肠之玄府不约所致肠僻 泄泻病症 [41] 等。3.
临床应用 刘完素在《素问玄机原病式》中
记载了数十种玄府闭密所致的内外科疾病, 及部分 疾病的治法。
虽用补虚泻实, 不离一个 “通” 字 [4] 。 如治疗 “听户玄府闭绝” 之
“鸣天鼓” , 可 “含浸针砂 酒, 以磁石附耳” , 导气使玄府通泄。 此外,
还涉及 玄府郁闭之消渴、 雀目等病。 至明清时期, 玄府的运
用受到眼科医家的重视, 在内、 外眼的疾病诊疗中 发挥着重要作用。
如《审视瑶函》 中即用该理论治疗 “神光自现症” “云雾移睛” “青盲症” [42]
等多种内外 目障病。 但除此以外, 其他各科鲜少述及。 近几十年 来,
玄府理论在临床疾病治疗中应用渐广泛。 不仅在 五官科疾病(如外眼病变、
春季卡他性结膜炎、 干眼 症、 耳鸣耳聋、 鼻渊等) 中较常使用,
在内科疾病(如 病毒性心肌炎、 中风病血管痴呆、 功能性消化不良、
重症肌无力、 肝病、 糖尿病) 及皮肤科疾病(如银屑 病、
荨麻疹)的治疗中也有所体现 [43] 。 此外, 值得特 别提出的是,
王明杰在治疗玄府闭塞, 气滞血瘀, 心 失所养之冠心病时, 大胆使用蜈蚣、
全蝎, 终获佳 效 [36] 。 而对于抑郁症, 则以祛风药为主组成疏风开郁
方, 开通玄府, 畅达气机, 为抑郁症的治疗提供了新 的思路 [44]
。小结本文通过文献整理, 追溯了玄府概念自提出至 今的演变与发展过程,
简要回顾了玄府生理功能、 病 因病机、
治法方药及应用玄府理论指导一些难治病 的临床治疗。 然而,
玄府理论的科学内涵仍有待于系 统研究。 另外,
玄府理论应用于治疗难治病的疗效也 有待客观验证和不断深化提高。参 考 文
献[1] 夏尤佳,吴岚莹,戴强,等.“玄府闭塞”说与血汗症的治
疗——附血汗症1例治验分析.上海中医药杂志,2006,40: 43-45[2]
常富业,张云岭,王永炎,等.中医药醒脑散治疗老年性痴呆的
临床研究.天津中医药,2008,25:367-368[3]
战国·佚名.黄帝内经.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3:81,84[4]
金·刘完素.素问玄机原病式.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07:11,17,18,33,35[5]
王明杰.“玄府”论.成都中医学院学报,1985:1-4[6]
王明杰.刘完素“玄府”说浅识.河北中医,1984:7-9[7]
王明杰,黄淑芬.开通玄府法治疗疑难病的又一途径.中国中
医药报,2009-03-16[8]
杨辰华,王永炎.玄府理论与临床应用初探.北京中医药大学
学报,2005,28:15-17[9]
常富业,王永炎,杨宝琴.玄府道论.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5,14:2114-2115作者:叶汝萍 胡镜清 方锐 唐有瑜 王传池

病毒性心肌炎是一种间质性炎症, 病发部位在心肌间质。
西医学认为,细胞与细胞之间存在着细胞间质,含纤维、基质、流体物质(组织液、淋巴液、血浆等),起着支持、保护、连接和营养的作用,与“玄府-细胞间隙”吻合,甚至后者更为深入。“细胞间隙”有着更为广泛的意义,不仅仅是细胞间质,还包括细胞内外联系通道——细胞膜离子通道、载体等。
玄府是从“孔”“门”等生化的概念,结构上也应有其“孔隙”属性,细胞间隙及细胞膜上的微细的离子通道才是发挥玄府物质交换(气液宣通)甚至是信息交流(神机出入)的物质载体。

现代医学认为,血脑屏障作为人体三大屏障之一,在中枢神经系统内发挥着维持环境稳态的作用。脑之玄府与血脑屏障具有一定共性特性:

病毒性心肌炎属中医“心悸”“怔忡”“胸痹”范畴。
急性期因正气不足,外感温热或湿热毒邪侵袭,入里化热, 蓄结于心,
耗气伤阴,“阳热易为郁结”“如火炼物,热极相合,而不能相离,故热郁则闭塞而不通畅也”,病情缠绵不愈,慢性期则为热毒郁结不散,闭塞心之玄府,气血津液运行不畅,气滞、痰凝、血瘀则随之产生,且三者之间相互为患,胶着不解,病久入络、入血,随邪毒深入经隧脉道。
因此,病毒性心肌炎的根本病机为热毒拂郁,玄府不利,急性期以正气不足,腠理空虚,邪毒乘虚淫心,玄府密闭,气血拂郁为主,慢性期以痰瘀涩滞,玄府闭塞,气阴两伤为主,纵观本病,清心通玄法为其根本治疗大法。只要心之玄府一通,气血、津液能得以正常敷布、流通,气血归于正道,津液归于正化,瘀血、痰浊、气滞也能够随之而解,虽然未用通络、化痰之品,但仍然能起到活血、利湿、除痰以及玄府通利的功效。

相似的形态结构:玄府至微至小,既“玄”且“微”,而血脑屏障数以亿计,广泛存在于脑组织中,现代研究证实,玄府与离子通道、水通道蛋白有着许多共性之处,为其形态微观学奠定基础。

研发中药制剂心安颗粒

生理特性:玄府“气液宣通”“运转神机”,是“神气”通利出入之处,而血脑屏障参与调节中枢神经系统的物质及信息交换,亦广泛参与实现大脑功能。

以清心通玄法为治疗法则的心安颗粒,
是数年经过临证反复验证研发而成的复方纯中药制剂,由黄芪、苦参、赤芍、板蓝根等中药组成。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所谓辨证求因,审证求本,玄府本虚,则治病求本,遂以补益通玄府,故方中黄芪为君药,益气,御风,托毒;毒是关键致病因子,以苦参、板蓝根清热解毒,赤芍凉血活血,使热毒郁解,玄府自然通顺。
纵观本方,诸药配伍得当,标本同治,补而不滞,凉而不遏,故正复邪去,玄府通利,症解病愈。临证以本方为基础,急性期可加连翘、防风之属,正如“上焦如羽,非轻不取”,借风药轻灵之性,开阖玄府郁结之气;慢性期可加蝉蜕、僵蚕、地龙之品,借虫类风药入络搜风,痰瘀涩滞得除,玄府以通,气液得以宣通。大量临床实验证明:清心通玄法对急性病毒性心肌炎有良好的疗效,能明显改善患者的主要临床症状、调节体液免疫、细胞免疫、降低心肌酶、体内外抗CVB3、抗心律失常等作用,体现了多靶点、多效应的特点,具有较好的心肌保护作用,显示出良好的应用前景。

病理表现:玄府以通为用,一旦玄府郁滞,“气液昧之”,则表现出气失宣通、津液不布、痰阻血瘀、神无所用的四类基本病变,影响“神机出入”;而脑病一旦发生,随着基底膜破坏、离子通道活动异常等,引起各种自由基代谢障碍、神经递质改变、细胞凋亡等,可引起痴呆、嗜睡、狂躁等神经系统损害病证。

验案

玄府闭塞是脑病致病关键

张某,男性,23 岁,学生。 胸闷、心悸、气短 1 个月。 患者 1
个月前曾患感冒,病愈后不久,出现胸闷、心悸、气短,阵发性发作,发无定时,伴心烦,体倦乏力,
嗜睡,纳差,午后伴低热(体温在36.9℃~37.5℃)、口干欲饮水,舌尖红少苔,脉细数无力。心率102
次/分,心律不齐,可闻及早搏,无心脏杂音,查心肌酶谱提示升高,心电图:心动过速,室性早搏。

脑内玄府颇丰,气液流通旺盛,血气上下交错,多维传递,渗灌最多,构成了丰富多彩的“神机化”。一旦外邪侵袭,或七情失调,或饮食劳倦所伤,或气血津液失养,均可影响其正常的畅通而闭密,而玄府闭塞不通或开阖失常,又可导致气、血、津、液、精、神的升降出入障碍而形成各种病变,故不论外感内伤、虚实寒热,均不离玄府密闭,“玄府闭密”是百病之根,具体在脑病表现如下:

诊断:属心悸证。

气机逆乱,玄府郁闭:玄府是气机运行的通道,腔隙虽狭,却贵在通畅。玄府郁滞是玄府阻滞的最基本病机,正如朱丹溪所言:“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脑内玄府郁滞,气郁于脑,可出现头闷、头痛、头晕、目胀、目眩、脉弦等;气郁蕴热化火后,由于热郁玄府,壅遏气机,火灼玄府,遏气耗津等,则会出现头胀头痛、面红目赤、目胀目昏或耳鸣耳胀、口干咽燥,或烦躁易怒、失眠多梦、便秘溲赤、舌红苔黄脉数等。

治法:解毒宁心,除郁通玄。

水淫玄府,浊毒损脑:玄府作为流通气液的孔隙,一有病变,必然导致“气液昧之”,津停为水,形成水淫玄府,裹约络脉,是谓玄府淤滞证。此淤滞之“淤”,非瘀血之“瘀”,也非气郁之“郁”,乃津停水阻之淤。津液不行,停而为水,生痰、留饮,称“水浊”或“浊邪”,浊蕴为毒,浊毒泛淫玄府,碍神害脑,变生中风诸症。水浊淫阻脑之玄府,会引起头痛、眩晕、嗜睡、昏蒙不识、癫狂、痴呆或口舌不利、肢体不用等。

处方:在心安颗粒方药基础上,加虎杖12g,茵陈15g,连翘6g,甘草6g。日1剂,水煎服。

开阖失司,玄府瘀滞:渗灌血气是玄府的重要功能之一,脑之玄府开阖障碍,造成玄府渗灌失常,或渗灌不足,或渗灌太过,必然引起脑之病变。渗灌不足者,血行缓慢甚至瘀阻脑络;渗灌太过者,血流加速,出现局部充血征象,引起血液瘀滞,形成玄府瘀滞之证。脑之玄府瘀滞,会引起神机不用、头痛如锥如刺、眩晕等。

服药7剂后,胸闷、心悸减轻,体温恢复正常,但觉咽喉不适,体倦乏力,口干欲饮水,上方去茵陈,加射干12g,黄芪易为30g,玄参12g,沙参15g,继服。前后加减20余剂,诸症消失,复查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门诊随访1
年未复发。

开阖不利,神机不用:玄府为神机运转之门户通道。玄府开阖不利,即开阖通利过度和开阖通利不及。若玄府开阖通利过度,所谓开之过,通有余,则出现亢奋有余无制,精神兴奋,轻者出现失眠、烦躁、多梦,重者癫狂、惊厥或谵语等;若开阖通利不足,气液流通不足,渗灌减弱,则神机运转低下,轻者可引起精神倦怠,精神不振,重者则出现动作不能、嗜睡等。

患者素体固虚,邪毒乘虚而忤犯于心,玄府拂郁,日久化热伤阴,辨证为邪毒侵心,玄府拂郁,治之在心安颗粒方药基础上加减,板蓝根、苦参、虎杖、茵陈清热解毒,小剂量连翘质轻性辛,具轻扬之性,通利玄府之功,拂郁自除,“水精四布、五经并行”,故“气液宣通”;二诊时考虑“毒”已清过半,恐苦寒清热药力度甚重,碍脾伤胃,故去茵陈,加射干清咽利喉,沙参之属滋阴,重用黄芪补气,甘温补玄府之虚,是为“补中寓通”,以补助通,仍属通法范畴。
故诊病时审证求因,循序渐进,理法方药,随症加减,则病自瘥也。

开通玄府是治疗脑病的主要治则

玄府贵开忌阖,以开通玄府,“通”能泄浊升清,泻热降火,益脑醒神;“通”能调理气机,斡旋阴阳,恢复六腑的生理功能,顺应玄府之“复其开合,贵于通利”之性,重建正常的开合流通功能,恢复气血津液的正常流通渗灌和神志的正常运转。在脑病中,脑居高位,为清窍之腑,而风药药性升散,善畅通由下而上、由里达表的气机,升发清阳之气,引药入脑,而虫类药长于剔透于里,搜剔经络玄府窍道,通利玄府,使血无凝着,气可宣通,且祛风、虫类药二者配合,协同增效,发挥开通玄府,畅达神机等作用,在脑病诊治中起到事半功倍的疗效。

理气开玄:“百病生于气”,先有气郁,随之会造成其他诸郁,然而,总以气郁为主,治疗时,照顾兼夹病机一并施治。清代医家汪昂《医方集解》曰:“肝郁解,则目之玄府通利而明矣。黄连之类,解热郁也;椒目之类,解湿郁也;茺蔚之类,解气郁也;芎归之类,解血郁也;木贼之类,解积郁也;羌活之类,解经郁也;磁石之类,解头目郁、坠邪气使下降也;蔓菁下气通中,理亦同也。”

解毒开玄:玄府闭塞,气液流行受阻,则诸症由生,其中火热之邪是导致玄府闭塞的主要原因之一。刘完素以火热立论,提出:“热气怫郁,玄府密闭”的病机。现代研究表明,热毒与西医的炎症学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开通玄府的同时,佐以清热泻火解毒显得尤为重要。临床研究证明,清热解毒活血法能抑制炎症因子,明显改善血液循环,加速神经功能的恢复,改善病残程度,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利水开玄:中风病急性期脑水肿发病,始于血肿,次之气肿,由生水肿,继之演化为泛痰、痰浊、酿毒的系列变化,而变化的基本部位在于玄府,引起玄府气郁、水瘀、毒滞是为病机关键,序贯而生其他病邪。如石菖蒲,开窍醒神,化湿豁痰;《本草从新》认为其“辛苦而温,芳香而散,开心孔,利九窍”,堪称开通玄府要药;桂枝,一则发汗,使玄府瘀滞之水得以开散通利;再则通阳宣散郁结之阳气,重建脑之气化,用之不可或缺。

通腑开玄:中风病,腑气不通,胃肠积热,加重火升阳亢之势,煽动浊邪上逆,蒙蔽轻窍;再者,中焦气机受阻,有碍气血之输布流通,痰饮、瘀血有形之邪相结,可致惊厥、烦躁等变证迭出。治疗上“以辛散结”,使气血宣行而无壅滞也;或热甚郁结不能开通者,法当辛苦寒药下之,热退结散而无郁结也。因此,通腑法所通的不仅仅只是胃肠之腑,也包括刘完素提出的无物不有的微观玄府。

开玄醒脑:脑为“清窍之府”,贵在清灵通利,故醒脑开窍法是宣通气液、水浊的根本。常用的通玄达神药物有麻黄、柴胡、葛根、升麻、马钱子等。其中麻黄与马钱子尤其重要,堪称诸风药之“良将”。马钱子首载于《本草纲目》,其药性峻猛毒烈,功擅通络开闭。《串雅补》云:“此药走而不守,有马前之名,能钻筋透骨,活络搜风,治风痹遍身骨节疼痛,类风不仁等证。”近代名医张锡纯盛赞其功效说:“马钱子为健胃妙药,其开通经络,透达关节之力,实远胜于他药也。”又谓其“能润动神经,使之灵活。”故被视为治疗中风痿躄等神经系疾患之佳品。

通玄补虚:玄府的正常渗灌流通,赖于气血充盛,阴阳平调。倘若正气虚弱,则必造成玄府因虚而滞,因此,应酌情施补,对阳虚者,配伍辛温之品,助开通之力;对阴血亏虚者,重在甘补滋润,配伍少量辛温走烈之品之风药,“风药,春也,木也,生发之气。”助鼓舞生发之气。临床常用葛根、荆芥、防风、羌活、白芷、柴胡、香附、青皮、郁金等辛散通玄药、理气通玄药与健脾益气之品配合,或用全蝎、蜈蚣、僵蚕、地龙、当归、川芎、红花等虫类通玄药、活血通玄药与补肝肾药配合,起到增效助补作用。下举偏头痛和帕金森病来说明。

“风”“湿”“瘀”辨证治偏头痛

风湿之邪是头痛的致病主因,瘀血是头痛的发病关键,“头部多风,头部多瘀,头部多湿”是头痛的主要病机,风湿夹瘀为头痛病的临床常见证型。杨思进重视风药的运用,取其透络开窍、燥湿化痰、祛邪外出之功。外感头痛,可佐用祛风药,内伤诸疾如气血亏虚,瘀血痰饮等,也可适当佐用祛风药,以增加疗效;肾水不足,肝阳上亢者,则用息风之品。祛风常用羌活、细辛、荆芥、防风、白芷、藁本、葛根等;息风可用水牛角、僵蚕、生龙骨、生牡蛎之属。头痛日久,瘀血、风邪、痰浊,久伏潜入络道,病势深痼,非用虫类药搜剔其病难除。临证时常用露蜂房、全蝎、蜈蚣等药。该类药一般不入煎剂,因其水煎有效成分不能很好地溶出,生物利用率低,采用特殊工艺,制成粉剂冲服,既增加疗效,又减少副作用。另外,虫类药也可用于外治,如用全蝎粉、蜈蚣粉,敷贴太阳穴,蚕沙研细末,用醋或清茶调成糊状贴头痛之处,皆有一定疗效。

健脾和络治帕金森病

帕金森病为脾胃亏虚为本,络脉阻滞为标,提出健脾和络法治疗此疾病。在健脾和络的基础上,少佐风药,可起到增效的作用,临症常用的风药有川芎、威灵仙、葛根、柴胡、桂枝、细辛、羌活、荆芥等。

验案

某女,56岁。因“左侧上下肢活动不灵活、偶有震颤2年”就诊,某医院诊断为帕金森氏病,给予美多巴(半片,每天3次)服用后,症状缓解不明显,患者不愿意加量。四诊所见:左侧肢体易感疲惫、酸软,活动不灵活,纳差,面色萎黄,语声低微,舌淡苔白微腻。

诊断:颤证(脾虚气弱,络脉不利)。

治则:健脾补气,化痰和络。

处方:补中益气汤加减(党参、炒白术、白扁豆、当归、陈皮、黄芪、升麻、柴胡、威灵仙、法半夏、羌活、炙甘草)。

复诊:服用5剂后,患者自诉身软乏力、左侧肢体易疲惫症状有所缓解,纳食好转,唯肢体易酸软,仍有轻微震颤,偶有疼痛、麻木感,在上方基础上去柴胡,加鸡血藤、白芍。后随症加减服用20余剂汤剂后,患者上诉诸症俱缓,并将美多巴减量为半片,每日2次。

根据四诊所得,辨证为脾虚络阻,以脾气虚为甚,选用补中益气汤以健脾补气,待气血和,则络脉柔润,肢体灵动。同时配伍了威灵仙,味微辛咸,性走窜善通络,《开宝本草》谓补中益气汤“主诸风,宣通五藏”,风药与补益、化痰、活血之品,共奏健脾和络之功。经上方调理治疗后症状明显缓解,收到良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